我们的灵长类近亲有多聪明?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6-03-30 | 阅读:

在动物界中,灵长类无疑是人类最近的近亲,那么它们究竟可以有多聪明?现在人们发现猕猴已经知道最简单的加法,甚至懂得合作共赢的好处。而更聪明的猩猩则不仅瞬时记忆惊人,甚至还能学会用最简单的语言和人交流。下面讲的就是这样的一些故事。

>>>>猕猴也会做初等加法

 

我们已经知道,马戏团里的小狗并不会做加法,聪明的汉斯也不会做加法,尽管它们表面上好像会。那么是不是除了人之外就没有一种动物会做最简单的加法呢,其实倒也不是,至少有些猕猴,还有灰鹦鹉就会。

猕猴懂得简单加法的意思来自下面的观察:当着猕猴的面,把水果一个接着一个地放到一块屏幕后面,放完之后,把屏幕拉开,如果这时屏幕后面的水果数目和放进去的数目不符,那么猕猴就会用更长时间盯着看,好像在问:“我明明看到您放进去的水果不是这个数目,这是怎么回事啊?”

当然,猴子做加法的方法和我们人一般所做的不一样,我们人是用符号来进行运算的,猴子不会,它们运用的是一种更初等的计算方法。为了说明这一点,美国杜克大学的科学家对猕猴做了下面的实验:让猕猴坐在计算机屏幕前,先闪现显示给它两堆光点(两者光点数之和不超过20),然后再在屏幕上显示另外两堆光点,要猴子从中挑选出其数目和前两堆光点数之和相等或最接近的那一堆(图1)。他们对2个猕猴和14位大学生分别做实验,结果猕猴的准确率为76%,略逊于大学生的94%。由于光点显示的时间只有0.5秒,所以人根本就来不及数数,而只能采取我们现在还讲不清楚的更基础的计算方法。在这方面人和猕猴倒是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两者完成这样的计算都需要大概一秒时间;和数越大或是两个答案越接近,计算的准确率就越低。

▲图1 猕猴在判断前面给它看的两堆光点加起来和屏幕上显示的哪堆光点数更接近。

>>>>猕猴也知道要合作共赢

 

两只猴子坐在计算机边上望着对方,屏幕上不时显示出两个记号,每只猴子都可以从中择一(图2)。当猴子选择其中之一(share,分享)时,作为奖励的果汁就在它们之间平分;如果选择另一个记号(hoard,独吞),那么果汁就全归选择者自己。不过这里面也有风险,如果一个猴子选择“独吞”的同时,另一个猴子也同样选择“独吞”,那么大家都得不到奖励。这种实验在科学上叫作“囚徒的困境”,通常用来测试受试者根据评估对方在同一时间是怎么想的而采取的策略。对于我们人来说,理性的策略是选取合作共赢,平分战利品总比“黑心吃白粥”——想要独吞而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好。那么猴子会怎么样呢?

▲图2 两只猴子根据对方将采取什么动作而决定自己行为的实验。

2014年,美国哈佛医学院的两位科学家对猕猴做了这样的实验。结果他们发现猴子也“明白”这个道理,更有趣的是如果让猴子的“对手”是计算机程序时,它们更多采取“独吞”的策略,只有当它看到对方也是一只猴子时,它才更多地采取“共享”策略。这似乎说明猕猴也能“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当然实际情况比这还要复杂得多,猴子采取哪种策略还和对手的身份(例如是不是猴王,或者是不是它的亲戚,甚至是不是一只猴子等)有关。

>>>>黑猩猩中的“记忆术大师”

 

读者可能听说过“记忆术大师”,也就是有超常记忆力的人,其中有些人能记住一闪而过的图景中的各种细节,我们一般人都为他们这种敏锐观察力而惊叹不已。现在,科学家在黑猩猩中也发现了这样的“大师”。

日本京都大学的科学家松泽训练了一只名叫阿玉木的黑猩猩。0.2秒的时间里,计算机屏幕上同时、随机地在不同部位显示从1到9九个阿拉伯数字(图3),然后迅速地用方块把这些数字遮住,要求它按序把这九个数字所在的位置一一指出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务,松泽让大学生完成同样的任务,他们往往只点了头几个数字就做不下去了(不好意思地说,笔者只点出一两个就点不下去了)。然而阿玉木飞快地完成了任务,而且正确率高达80%。读者可以在文末观看阿玉木的表演,然后再自己试试看。当然为了让阿玉木认得这9个阿拉伯数字,事先松泽可没少费功夫。在“眼观四方”“一览无余”方面黑猩猩打败了绝大多数人。当然这并不是说黑猩猩就比人聪明,松泽的同行、美国科学家贝兰不无揶揄地说:“我是在和一些非常聪明的黑猩猩打交道,不过它们可不会做你们的微积分家庭作业。”

▲图3 阿玉木在学习按照阿拉伯数字从小到大的排序逐一指点它所在的位置。

>>>>会语言的猩猩

动物学家早就观察到了野生的猩猩成群生活,在群内它们会通过发各种各样的声音彼此交流。科学家已经发现这些声音是有意义的,但是目前还未能确切地把它们翻译出来。由于猩猩的发声器官不能说人的语言,因此一些科学家希望通过教猩猩人的手语教会它和人交流。此外他们还相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应当把猩猩从小就当小孩一样养育在家里,并且让它在一旁观察人们彼此之间如何用手语交流来学会手语。黑猩猩瓦绍(图4)就这样学会了大约350个单词,它甚至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还教会了另一头黑猩猩卢利斯一些这样的单词。瓦绍的一些传奇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例如瓦绍的保育员凯特因为流产而休了几个星期的病假,当她回来工作时,研究它的科学家是这样描写的:

“当它需要某人而此人不在时,它常常会对此人表现出冷淡以表示它的不悦。当凯特回来工作时,瓦绍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凯特向瓦绍表示歉意,并决定告诉它真相,她用手势告诉它‘我的孩子死了’。瓦绍盯着她看,然后垂下眼睛。最后又直视凯特的眼睛,并小心地做出“哭”的手势——把手指放到脸颊上沿着人流泪的途径往下摸(黑猩猩是不流泪的)。凯特后来说,这样一个手势比瓦绍发长篇大论更能说明瓦绍在想什么及其智力程度。”

要知道瓦绍也夭折过两个孩子,也许它能体会凯特的丧子之痛。

▲图4 瓦绍

◆ ◆ ◆

人们曾经认为猴子和猩猩只能看样学样。通过上面这些故事,我们知道它们要比这聪明得多,但是它们究竟能聪明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好说。

标签:生物 猕猴 猴子 黑猩猩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每天到底睡几个小时为宜? 后一篇:食肉族,怎么吃才科学?